炼钢技术进步了,钢铁企业为啥却不赚钱了?


      钢铁行业的这场病因,可以追溯到2008年。金融危机后,国家开启了新一轮基础设施建设投资热潮,宽松的银行信贷政策及大型工业项目的审批通过,让钢铁行业不断“大干快上”。几年来,我国粗钢生产能力由2007年末的6.1亿吨上升到2011年末的8.6亿吨,远远超过了有效需求。

  地方的过剩现象更为严重,在一些民营钢企看来,地方不会对作为纳税大户、就业大户的钢铁企业管得太严,“中央态度坚决,但一到地方就打折扣了,产能越淘汰越大。”据市场研究报告专家称。

  产能过剩还导致了部分钢贸商资金链断裂、跑路自杀。“问题的源头就是下游需求不足,一些钢贸商囤货过多、投资过大,再加上超范围经营,最终企业破产。”兰格钢铁信息研究中心张琳认为。

  虽然国家在2009年9月就出台了政策抑制产能过剩,但现实版的“囚徒困境”仍在上演:明知道停产限量对总体行业和总体利益有利,但出于对自己停产会为竞争对手让出空间的担心,反而一边继续生产一边等待其他企业停产。对于减产,钢铁人士这样盘算着:“规模效应对钢企至关重要,即使吨钢价格上升,但产量下降,总收入还是下降。”张琳分析。

  炼一吨钢只能赚1.68元,但一斤猪肉可以卖到16.8元。养猪、种菜等非钢产业发展是个体钢企自救的“药方”,但对于国家来说,治好钢铁的病,必须依靠兼并重组、节能降耗以及上下延伸建设产业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