执着于矿工“面子上的事”--爽霸工矿专业洁肤液


 附件: 您所在的用户组无法下载或查看附件2010
1124,中国煤炭报为了宣传落实胡主席提出的“让劳动者体面劳动”的精神,把‘爽霸去煤黑,关爱矿工’作为具体事例来宣传。一篇名为《执着于矿工“面子上的事”》的文章应运而生,希望大家关注和了解。



执着于矿工“面子上的事”



——记上海蓝飞精细化工科技有限公司、上海斯麦尔日化厂董事长唐伯飞



这是一位执著而善良的老人:十几年心血,不图功利,只求能为成千上万煤矿工人做点实事,为此,他不惜放弃赚钱机会,甚至搭进了企业多年积累的资金。
这是一个有着传奇色彩的企业家:11年军旅生涯,半生从商经历,两次获得上海市发明实施优秀企业家称号,获得过专利实施金奖、中国发明展览会金奖。
他的事迹被《求是》杂志上,文章中说:“建设和谐煤矿,一定坚持以人为本;坚持以人为本,必须体现人文关怀,切实关注并改善矿工的生活质量。唐伯飞为矿工排忧解难的人性化的成果,无疑是对构建和谐社会理论的一次良好的实践。真正意义上实践了党的宗旨和目标,不愧为实践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的典范。”
唐伯飞,用自己的智慧和汗水,换来了广大矿工兄弟干净的笑脸。


最困难时,企业资金周转困难,借贷无门,但他始终没有退缩,因为他坚信:“我为煤矿弟兄们做的一切,值得。我相信这个项目的研发具有一定的社会意义和现实意义,职业安全健康关乎每个矿工的切身利益,我搞别的项目,即使多赚几百万也不能比。”


今年76岁的唐伯飞,身材高大魁梧,精神矍铄,丝毫没有古稀老人的倦怠,显得自信而从容,让人看不出他的真实年龄。有人问他为何总是那么有精神,他自己将之归结为:一心一意忙着做事儿。
他说的“事儿”,就是整天忙忙碌碌地奔波于全国各地的煤矿之间,去看望他的“矿哥们儿”。最近,他到了内蒙古、山西等地的煤矿,了解大家对他的专利产品“爽霸”的意见。
9月初,他从上海来到山西阳泉煤业集团,和矿工聊天时有个矿工告诉他,媳妇最近对他可好了,原因是他用了“爽霸”后,脸上和身上没有以前总也洗不干净的煤黑,爱干净的媳妇瞧着他顺眼多了。
在煤矿看到的和听到的,让唐伯飞感到格外欣慰。
有个场景唐伯飞总也忘不了。1990年,他到河南平顶山矿务局出差,认识了患严重矽肺病的农民工老刘。当他来到老刘的家里时,满以为辛辛苦苦在矿上工作半辈子的老刘家里就算不富裕也起码小康,但在老刘又小又破的屋子里,唐伯飞没有看到一件像样的东西。被褥上黑腻腻的煤黑,老刘的脸上、手上留下了洗不掉的煤黑……让唐伯飞久久不能释怀。
唐伯飞的事业从此有了另一种选择。他希望为矿工兄弟们做点实事,以自身的优势,研制一种能彻底祛除煤黑的专业洁肤液。
“我知道要完成这个项目,技术上是最大的难点。首先煤尘里含有煤焦油,日常使用的沐浴露无法去除。矿工用洗衣粉、洗衣膏、普通碱性肥皂和洗洁精配合刷子刷洗,也只能在一定程度上去除煤黑,不能彻底洗干净。长期使用强碱性产品给肌肤带来了持久的损伤特别是眼部的清洗刺激更大,使矿工难以承受煤黑长时间的沉积,留下黑眼圈的特征被人们戏熊猫眼,给矿工们带来了许多困扰”唐伯飞说。
“研制成功的关键必须同时具备三个特点:一轻松快速去除煤黑,对皮肤刺激是要适合眼部清洗刺激要小于日常洗涤用品。三对长期使用碱性产品的皮肤损伤进行修复同时,考虑到我国部分煤矿处于西北地区,那里人们皮肤比较干燥,产品一定要有滋润护理功能。”
唐伯飞查阅了大量资料,也了解到煤矿曾委托相关科学研究所也研制过这类产品,都因无法突破这些难点而被迫放弃。经多方比较,唐伯飞决定不走研制酸性、碱性洁肤液的路子而以中性方向突破想法是一回事,实现起来困难不少,困难面前,更坚定了我研发的决心。
可当时厂里的职工和家人都不理解:“那么多赚钱的好项目都搞不完,干嘛偏偏去搞矿工洗浴用品?”资金、市场、销路……一个个难题接踵而至。唐伯飞力排众异筹措资金,研发过程异常艰难,数次实验推倒再来。“想想那几年,我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不把解决矿工‘面子’问题的产品研制出来,绝不罢休!”唐伯飞自己从没动摇过。

他对“体面劳动”有自己的理解:“体面”有精神上的,有物质上的,体现在矿工身上,如果表面的问题都没解决好,还谈什么深层次的体面劳动?


在今年的全国劳动模范表彰大会上,党和国家领导人强调了“体面劳动”,这让唐伯飞兴奋不已。
唐伯飞为煤矿工人量身定制的“面子工程”其实就是针对矿工们的一项“洗黑工程”。2003年,经过十多年潜心研制和刻苦攻关,新产品终于研制成功了。并将矿工使用产品舒畅爽快的感受和我们永不言败的霸气赋予产品一个响亮的名字——“爽霸”工矿专用洁肤液。唐伯飞为矿工做点事的想法终于实现。
2004年,这一工矿企业专用洁肤液也让唐伯飞又一次获得了国家专利。2008年,这款专利产品被评为上海市高新技术成果转化项目,并获上海市2008年度科技项目创新基金资助,同时被评为中国发明展览会金奖。
拥有多项发明专利的唐伯飞格外看中“爽霸”。他认为体面劳动就是和谐社会、以人为本的深化,他说:“对我来说,就是要利用自己的专业技术,从根本上解决煤黑给矿工带来的危害。‘爽霸’产品能让煤矿工人彻底告别煤黑,让工人们干净了,健康了,这恰恰是体面劳动、以人为本的最好体现。”
这一产品也得到了相关部门的认可。先后受到山西、安徽、四川等地煤矿企业职工的好评。
2010年,《阳泉晚报》发表《不当洗浴品伤害矿工身心,专利产品传福音有待推广》一文,报道矿工班后洗澡只能用肥皂、洗衣膏或洗洁精“老三样”才能清洗掉身上的煤黑,不仅费力,而且伤害身体的问题,向阳泉煤矿推荐了高科技祛除煤黑的产品“爽霸”。
神华乌海集团公司工会主席高大鸣深有感触地说:“我们关爱矿工的口号,不应该只停留于会议上、纸面上,在一些具体事情上多为矿工们着想,大家才能真正受益。”
山西焦煤集团西山煤电集团官地矿工会张主席特意安排各区队试用“爽霸”产品。“职工使用后都说去除煤黑、黑眼圈效果特别好。我会把试用的结果向上级部门汇报推荐。”张主席高兴地给唐伯飞打来电话。
山西晋煤集团古书院煤矿采购部门一负责人兴奋地说:“我们一直在找这样的产品,虽然我们也发名牌洗浴用品,但那毕竟是民用产品,对祛除煤黑效果不佳。我们常想哪家企业能研发矿工专用的洗浴产品就好了。想不到你们竟送上门来了。”
山西大同煤矿集团五矿田矿长在山西煤博会上发现“爽霸”后很高兴。“我们太需要它了。”几天后,田矿长亲自来电,“请尽快发货”。
以上的事例不胜枚举,这些都让唐伯飞感慨万分,十几年的辛苦终于得到了大家的认可。
一个古稀老人,本该是颐养天年,唐伯飞却整天为了服务更多的矿工奔走着。
“爽霸”能给他带来多大经济效益?上海蓝飞精细化工科技有限公司财务总监曾算了一笔账,“爽霸”从研发阶段开始就一直亏损,不但没给企业赚钱,为推广这一产品,还花掉了企业大量的资金。作为企业的家长,他知道这笔账的含义,“每当有人问我到底图啥的时候,我就会告诉他们,图的就是让矿工们能有一张灿烂的笑脸,图的就是我的专利产品能帮助矿工实现体面劳动的目标。”


唐伯飞有煤矿情结,也有许多矿工朋友,他们内心深处渴望什么,他最了解。“煤矿工人的职业健康问题应当受到各部门的高度重视。”


唐伯飞也经历过许多苦日子,和矿工打交道多了以后,他却有了别样的感受。他说,煤矿是个很特别的行业,它很苦,但只要你真心地与它亲近,就会对它产生一种特殊的感情,总会自发地生出许多自愿的责任和义务。
唐伯飞的家人没有从事煤炭行业的,但他格外关注这个行业,原因是他有很多矿工朋友,在和他们相处过程中,他领悟了什么是真诚坦荡的情谊,知道了什么叫开采光明,奉献自己。他曾经坐在矿工家的炕头上和大家聊家常,询问他们的健康情况,也曾走进一个个矿区了解矿工们的实际需求,倾听他们的心里话……
唐伯飞的煤炭情结让他在许多挫折面前坚持一路前行。今年7月,在骄阳似火的北京城,唐伯飞不顾炎热和劳累,奔走在国家安监总局和中华全国总工会等部门。唐伯飞的科研成果得到了全国总工会相关部门的认可,认为唐伯飞为煤矿工人做了一件大好事、大实事。神华集团、兖矿集团、冀中能源集团、晋煤集团、山西焦煤集团、阳煤集团、华亭煤业集团等大力支持和推广使用“爽霸”,给了唐伯飞很大的鼓舞。
“国家有关部门格外重视职业安全健康,相继出台了不少规定,但据我了解,许多小煤矿并没有重视矿工的职业安全健康工作,利欲熏心,置矿工的身体健康于不顾。我就是希望通过我们共同的努力,改变一下矿工的生活状态、健康状态,为他们做点事。为了他们的笑脸,累点儿、苦点儿,都值了。”唐伯飞的话朴实动人。